山雀少女解子枭

朋友一生一起走,谁先脱咸谁是狗。

“请爱着我啊。”
“爱这虚幻易碎的丑陋生命。”

阿枭是无法号哭的、无法号哭的残缺不全的怪物。

你,我,夏日虚幻的影子和浸透暮色焦枯的花朵。

尝试国画临摹。
意外地非常简单…但是钛白一直不干?

本家。

关于一个坑人垃圾比赛。
毁我青春败我钱财伤我感情。
大概做了一个月罢还是挺满意的。
弥生。
以上。

很久之前摸的D伯爵…他好美啊真的。(突然高产)(还有就是我不吃雷D)